應用HRA構建國民“大健康”管理模式

來源:惠斯安普   發布時間:2017-08-16   點擊量:

   隨著國民生活水平和生存質量的不斷提高,追求健康,祈禱長壽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的追求,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從“有病治病”前移到“沒病防病”上,健康體檢也從醫院走向社會,為國民健康管理提供了更多便利條件。隨著社會福利事業、衛生事業的不斷發展,與國民健康有密切聯系的產業將邁入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國民整體健康水平的提高,人均壽命的增長將會由期冀變成必然。
 
   一、“醫院前”疾病早期篩查的意義
 
       據有關資料,人群中符合世界衛生組織健康標準者約占15%,而處于亞健康狀態著卻占65%左右。在2001年全球5650萬死亡人口中,約有60%的人死于各類慢性病。我國15-64歲人口中,慢性病發生率已達52%,死亡率達到30%。
 
       國家衛生部《中國居民營養與健康現狀》報告顯示,我國成人高血壓患病率為18.8%;成人血脂異常患病率為18.6%;成人超重率為22.8%。人體高能量、高脂肪膳食攝入量的增加,高鹽飲食、飲酒、吸煙,精神壓力加大,體育活動減少等因素,都是很多慢性疾病的誘因。由于疾病的發生有很大的隨機性、不可預知性和不可避免性,自然、生物、環境、心理等方面的因素,都有造成疾病風險的可能,所造成的疾病損失,既體現在個人壽命和體能上,也會外延到個人、家庭和社會的財產損失上。因此,不定期的健康風險評估是獲得疾病早期信號的有效手段”。這就像天氣預報一樣,如果有權威數據告訴你今天下雨的概率很大,你就知道應該帶上雨具出門,否則就可能被雨淋。根據評估報告及時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積極改善身體各器官功能狀態,降低、延緩甚至杜絕疾病發生,這就是HRA所能夠帶給人們的好處。 
   
二、動員全社會積極參與構建國民“大健康”管理模式
 
       美國權威專家預言:“二十一世紀是健康管理的世紀”!
 
    “戰略前移,重心下移”也已成為我國人口與健康科技發展的戰略方針,從而為開展國民健康管理服務明確了方向。從疾病發生的“上游”入手,依托體檢中心、療養院所、體育運動機構、醫保中心、大型企事業單位、會所等社會機構,對重點人群、特殊群體、高危職業,乃至普通百姓的疾病危險因素實行有效的控制與管理,從以病人為中心轉向以健康、亞健康人群為中心,把健康管理主干從醫療體系中做有限剝離,減少醫療資源的無謂占用,形成既平行又交叉的互補式運行模式,將是提升國民整體健康水平的有效途徑。
 
      健康管理是20世紀50年代末美國最先提出的概念,其核心內容是醫療保險機構通過對其醫療保險客戶(包括疾病患者或高危人群)開展系統的健康管理,達到有效控制疾病的發生或發展,顯著降低出險概率和實際醫療支出,從而減少醫療保險賠付損失的目的。在美國,目前有7700萬人在大約650個健康管理組織中享受醫療服務,超過9000萬的美國人成為健康管理計劃的享用者。統計表明,通過有效的主動預防與干預,健康管理服務的參加者按照醫囑定期服藥的幾率提高了50%,其醫生能開出更為有效的藥物與治療方法的幾率提高了60%,從而使健康管理服務的參加者的綜合風險降低了50%。健康管理參與者與未參與者平均每年人均少支出200美元醫療費用;在住院病人中,健康管理參與者住院時間比未參與者平均減少了兩天,參與者的平均住院醫療費用比未參與者平均少了509美元。
 
      截至2010年底,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達1.78億,占總人口的13.26%,成為世界上唯一老齡人口過億的國家。2008年國家衛生服務總調查結果顯示,老年人主要慢性病的易患病癥依次是高血壓、腦血管病、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部疾患、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缺血性心臟病。這些病癥都是可以通過中青年時期的疾病早期篩查預警得到及時干預和防范的。截至2012年6月底,65歲以上老年人健康管理人數為9712.2萬人,其中有半數已經患有各種慢性病。如果把相應健康管理以前5-10年,老年人發病率降低,將使社會醫療保險減少很大一部分開支。相信在科學技術產品的支持下,中國的健康管理,將逐步發展成為一套專門的系統方案和營運業務,以療養院、并以有別于傳統醫療機構的專業健康管理公司,并作為第三方服務機構與醫療保險機構或直接面向個體需求,提供系統專業的的健康管理服務。
 
      科學基礎疾病,特別是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及其危險因素具有可干預性。每個人都會經歷從健康到疾病的發展過程。一般來說,是從健康到低危險狀態,再高危險狀態,然后發生早期病變,出現臨床癥狀,最后形成疾病。這個過程往往需要幾年到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而且和人們的遺傳因素、社會和自然環境因素、醫療條件以及個人的生活方式等因素都有高度的相關性。其間變化的過程多,不易察覺。而健康管理完全可以通過系統檢測和評估可能發生疾病的危險因素,幫助人們在疾病形成之前進行有針對性的預防性干預,成功阻斷、延緩、甚至逆轉疾病的發生和發展進程,實現維護健康的目的。
 
      由于健康管理在我國處于起步階段,因此,一需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不僅需要相關產業政策的扶持,而且需要與健康管理相配套的,涉及國家醫療預防投入、醫療保險體制改革等方面的措施支持。二需要公眾認知度的提高。健康管理的服務對象不僅僅是經濟收入較高的人群。要讓百姓理解,為預防疾病發生而預先支持付必要的檢測費用其實更劃算。三需要運作機制的建立。國家、健康管理公司、醫院、消費者、保險公司等相關各方都可以對健康管理投資,而且支持信息共享。
   
三、HRA概念的前世和今生
   
      HRA是英文Health Risk Appraisal的縮寫,作為一種健康風險評估的方法或工具,主要是用于描述和估計某一個體未來發生某種特定疾病或因為某種特定疾病導致死亡的可能性。其概念主要包括了以下幾個要素:1、看起來健康且沒有病狀的人,也可能具有未來發病或導致死亡的潛在風險;2、通過評估能夠找出可能導致風險的因素;3、控制危險因素可以預防或降低致病或死亡的可能性,達到預防或延遲發病的效果。
 
      20世紀30年代,俄羅斯人首先開始了對亞健康理論和信息檢測的研究。40年代,美國醫生Lewis C.Robbins首次提出了健康風險評估的概念,他在子宮頸癌和心臟疾病的長期預防實踐中得出一個觀點:醫生應該記錄病人的健康風險,用于指導疾病預防工作的有效開展。他在擔任美國公共衛生部門研究癌癥控制方面的領導者后,主持制定的《十年期死亡率風險表格》,一直作為健康風險評估課程的教材及模式,在許多小型示范教學項目中應用。 20世紀60年代后期,隨著人壽保險精算方法在病人個體死亡風險概率量化估計中的大量應用,所有產生量化健康風險評估的必要條件已準備就緒,較完整的健康風險評估工具包,包括問卷表、風險計算、反饋溝通方法,為之后的大規模應用和發展奠定了基礎。
 
      從70年代健康風險評估CDC模型的開發,到80年代早期評估推廣組織的出現,再到90年代疾病評估網絡化及常規干預輔助工具的發展,健康風險評估從以死亡為基礎轉換為以發病為基礎,并且在21世紀走進了商業化評估的新時代,健康風險評估軟件、產品陸續出現。在國際上,美國健康評估機構較多,相關技術應用廣泛;日本、英國和歐洲一些國家主要效仿美國的做法;俄羅斯健康風險評估工作也已經從專門針對宇航員走入普通百姓群體;從2000年開始,國內陸續從國外引進了健康風險評估系統,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已有逾30萬人參加了“健康風險評估”體檢。但由于在人種、流行病學、經濟、社會環境等各方面存在的差異,引進系統的本土化樣本更新成為制約課題,由于相關技術產品進口價格昂貴,個體檢測成本支出較高,中國的疾病早期篩查普及工作相對滯后,也因此制約了國民健康管理科學體系的建立,夢想一直在,數據苦難求。
 
       2011年,國內首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惠斯安普HRA健康風險評估系統正式投放市場,標志著我國“醫院前”疾病早期篩查工作擁有了重要技術產品依托,國民“大健康”管理所必需的數據庫支持有了科學保障。2012年12月28日,中國低碳產品信息化推進委員會,以惠斯安普HRA為“藍本”,發布了我國首部《智能醫療產品——健康風險評估系統(HRA)信息化指數(智商)測評規范》;同年12月18日,惠斯安普HRA通過了由河北省科技成果轉化服務中心組織的科學技術成果鑒定,認為該技術產品“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產品填補了國內空白。”惠斯安普HRA健康風險評估產品應邀參加了2011年7月在北戴河舉辦的國家科技部十一五國家重大科技成就展覽,劉延東、李嵐清、曾慶紅等領導人先后對該項目進行了實地考察或體驗,并提出了寶貴的指導意見。2013年5月19-25日,惠斯安普HRA又應邀進京,參加了由國家科技部、中央宣傳部、中國科協聯合舉辦的2013北京科技活動周大型科普博覽。
 
       HRA健康風險評估系統采用生物電感應技術, 結合人體電阻抗測量技術,應用計時電流統計分析法,通過對人體組織器官進行3D重建,可直觀反映全身器官變化趨向,根據檢測到的數據信息判斷早期疾病或患病趨勢,從而對人體健康狀況作出評估,其附帶的健康指導系統,還可根據各器官細胞的電生理活性水平,給出科學健康的生活和飲食指導。可提供的信息包括:腫瘤早期信息、糖尿病早期信息、高血壓早期信息、心血管早期信息、腎臟早期纖維化信息、肝臟早期纖維化信息、肺早期纖維化信息、自主神經活動信息、激素水平信息、淋巴結點信息、腸胃功能信息、體液酸堿性信息、甲狀腺信息、免疫系統信息與人體八大系統201項生化指標數據,從2012年初分別在河北省人民醫院影像科、河北醫科大學第三醫院放射科做臨床試驗,通過與21-75歲不同年齡段患者的常規X線平片檢查結果、CT及核磁檢查結果做對比統計分析,HRA健康風險評估系統檢測結果的準確度達到96%。2012年12月取得河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的醫療器械注冊證。
 
       HRA健康風險評估系統檢查過程無侵入性、無輻射、無創傷、快速準確。可提供的報告包括《HRA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人體生物電指標》、《健康風險提示》、《治療建議》和《飲食建議》,基本涵蓋了人們對健康保持、管理和干預所需要的詳實數據參考。
 
       HRA健康風險評估系統與其他診斷技術的功能區分主要在于,B超、CT、核磁共振等體檢技術,僅能發現已經發生的氣質性病變,并不能幫助醫生了解病變的根源。一般常規體檢所提供的生化指標,在多數情況下只顯示受檢者無重大疾病,不能顯示疾病正在形成和將要形成、患者體內臟器衰弱或亢進的情況。由于提供的參考值不全面,不能起到輔助判斷疾病狀態的作用。平面圖像顯示,也不如全方位立體觀察來得周到。而HRA則可給予人體各系統器官精準全面的生物活性和功能狀態報告,可在早期查出病變部位,病變程度及病變下一階段的發展趨向,所提供的有關神經遞質、激素水平、體液酸堿度的參考數值,可幫助醫生全面了解人體的生理狀況,對疾病的早期干預有關鍵指導價值。自主神經系統三維圖像,可全面準確揭示自主神經系統功能狀態和活性。
性感美女视频-久久青草热热在线精品